樂/music 書/books blog links

2024-06-24 Suzhou

看到 DouDou (原本的福祿壽) 雨中的現場演唱 蘭若度母 效果很震撼。

為什麼雨天的法事 這麼有靈性

「倉頡作書而天雨粟,鬼夜哭」

下雨天 巫師作法 刻在了我們文字的 DNA 裡

至於那三個倒霉的口 是豬頭還是牛頭 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