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皮 home

翻越人心的篱墙

12 January 2014 - Zhu Hai

我越来越开始意识到,世界上最坚固的墙,不在网上,而在我们每个人心里。

这堵墙抽象点来说,就是“我执”。

我对我执这个词的理解并不深刻,但是我觉得至少应该有以下几点:

占有的心

战争是什么?那个东西是你的,我想要,但知道跟你说你肯定不会给,于是我只能用抢。 可是什么东西是你的?连你自己的肉身都不是,百年之后灰飞烟灭的时候,完全不听你的安排。

最多最多不过是抢来几年的使用权而已,为了这点使用权,有必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么? 抢到了又能怎么样?不过是发展地更好一点而已,发展好就是好么?

“XX历来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真是让人笑掉大牙,谁曾经是谁的一部分了?您觉得中国是中国人的么?

中国不是中国人的,中国不过是这个地球上的一块存在而已,不过是可笑的人类划地为牢说这块是我的。

其实,那是自然的,做人不应该这么自私。

举个例子,前段时间太阳系排行星时把冥王星开除在外,如果我是冥王星,真真觉得好好笑,把我划进去也是你们,划出来也是你们,可是我就是我,客观的存在,我才不鸟你们的规则。

无知的人类,用自己那点可怜的抽象意识对这个世界做了一点总结,然后就钻进了这个套里,思维被束缚住了。

同样的,中国文化就是中国人的么?不是,中国人是这个文化的主要创造者,但不可能拥有它,除非所有中国人都不与外国接触,所有中文书籍、广播、电视都不允许传播到国外。显然,不可能。

所以,我觉得端午节是中国的,也是韩国的;端午节不是中国的,也不是韩国的。

中国文化不过五千年,你随便挖一块脚下的土,问问他,在这个地球上多久了。

做人不能太狂妄,面对自然的时候,你渺小得什么都不是。

偏见

有了“你的”、“我的”的分别之后,接着来的很自然是偏见。

上海人小气,日本人变态,美国人霸道,当你抽象出一个个的地域,然后就是给他们贴上自己的标签。

可是,这是错的。

上帝给了人类大脑,又把我们分割在不同的地域,反展出不同的文化,不是为了让我互相对立、攻击,而是让我们相互学习鼓励。毕竟,可以在这个地球上生存下去,对任何一个物种来说都是个挑战。

日本人当年在中国无恶不作,南京屠杀了我们30万同胞。

可是,我问你为什么你记不住清朝开国对汉族人的屠杀?做的坏事少么?

为什么不记得汉族人对自己人的屠杀?没有?你去随便翻翻历史书,国共内战算不算?

今天还跟我歌颂乾隆、康熙、雍正,假如当年日本赢了,认同了我们的文化,统治我们300年,照样会有电视剧歌颂他们。

其实,何必要用对立的眼光去看问题?西藏文化和日本文化,你认为那个和汉族文化更接近?

那为什么你不认为汉族人是在殖民西藏、新疆?藏族人看我们是什么感觉?

如果是藏族人是领导,汉族人会不会觉得是殖民?

可不要犯了本位主义的毛病。

关键问题不在殖民,而在是否平等对待各民族。

不要对立,而要圆融,看到事物的多个面。

甚至,我现在对政府也没了火气,我知道任何事情不是非黑就是白,诚然政府不值得歌颂,但也不值得仇恨。

它就是它,我相信任何一国的政府不会只做鱼肉百姓的事情,总还是会做一点于民生有利的事情,即使是他们主观上没有这样的意愿,可是真的我们的政府一点改善民生的意愿都没有么?也不至于到那个程度吧?

而毒奶粉、地沟油等等一个个公共危机事件,也有他存在的价值,很多事情没有全社会的共识是无法推进的。

这些事件固然惨烈,但正是这些惨烈的事情凝聚着全社会的认识,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开始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得想点办法。

而法治、民主、言论自由,说穿了不过是解决问题的手段,全社会对问题没有深刻认识的时候,空谈手段不过是好高骛远,本末倒置罢了。

因此,即使是那些其他国家都已经经历过的,总结出的教训,我们仍然要再走一遍,污染、专制、官商勾结,有的时候人就是这么贱,不亲身体验,就没有感觉。

这也许就是社会成长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