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皮 home

偶遇仙人Richard Stallman

18 October 2009 - Zhuhai

正当我在老虎的蛊惑之下,再一次安装起Linux系统的时候,仿佛冥冥之中的安排,自由软件的发起人Richard Stallman来到了我们公司作技术演讲。 这是我第一次有机会和这样的技术大牛正面接触,哪怕是抱着沾点仙气的心态,这样的相遇也绝对不能错过。结果也确实没有叫我失望,听这位发起人娓娓道来整件事情的原委,着实比看网上枯燥的文字介绍生动鲜活太多。

本着Stallman的共享精神,在这里透过我简陋的文字向大家传播一点这位仙人的仙气: Stallman未作任何介绍,在讲台上脱掉鞋就直接用不紧不慢的语调开始了演讲。

一、软件使用者的四层自由:

  1. Freedom0:运行软件的自由;
  2. Freedom1:阅读源代码的自由;
  3. Freedom2:将软件复制给他人的自由;
  4. Freedom3:按照需要修改软件,并将自己修改后的版本发布给其他人的自由。

说时的顺序却并不完全从小到大,而是先从Freedom2开始,举了个生动的例子,如果你没有这层自由,那么当你的朋友看到你正在使用的软件并说”哇,这个软件真不错,你能给我一份么?”你就面对两个邪恶的选择:

  1. 破坏用户协议,把软件拷贝给你的朋友;
  2. 拒绝把软件给朋友,并向她声明软件的许可协议。

两害相权取其轻,所以Stallman建议我们选择第一条,虽然那也不是最好的选择(Stallman说的是”almost as worest as use Proprietary software”),但是比起没有朋友要好的多。

而如果没有Freedom1,那么我们就不知道这个软件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比如Windows系统有后台程序可以在不经过我们许可的情况下对修改我们电脑上运行的操作系统,前段时间的黑屏事件就已经可以说明这个问题了,”你们以为电脑是自己的,而实际上是微软在控制它”。

关于这一条,还有一个直接的例子: 亚马逊的掌上阅读设备kindle使用的就是自己开发的专有软件,当然是没有开放源代码的,这个软件对用户有以下限制:

  1. 只能从亚马逊网站上购买书籍;
  2. 只有验证身份之后才能购买新书,也就是网站知道了哪些人阅读了哪些书,而这个资料是任何人都没有权利获得的;
  3. 禁止你将自己购买的书租给其他人,或者卖回给书店。

最大的问题是,有一天亚马逊网站向所有的Kindle设备发送了一条指令,删除一本名为《1984》的小说,所有购买了这本书的用户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就会发现自己购买的书被删除了。 这是不开方源代码的软件作恶的一个典型例子。 当然我们不能说所有的闭源软件都有这样的邪恶操作,但是因为没有开发源代码,所以除了作者自己,任何人都无法进行鉴别。

二、Free is not “免费”, is “自由”

听到Stallman用中文说出这两个词的时候,会场立刻出现了掌声。 很显然Stallman最关心的是自由问题,而不是价格,他本身不反对通过自由软件获得经济收入,而且自己也在积极提出各种可能的商业方案。